您的位置:首页 > 游戏 > 手游 > 一周练6天每天12小时

一周练6天每天12小时

2018-08-20 来源:新京报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训练基地窗户上挂着比赛奖金的牌子。

VG战队希望有朝一日能走出国门红到海外。

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马来西亚VG战队梦想走出国门7个年轻人组成的战队,在大约50平米的房子里,做着美丽的电竞梦。

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国门红到海外,从而养活自己吃饱穿暖。

这支战队名叫VG,是马来西亚一支职业的CS:GO战队。

不管从工资待遇还是生存环境来看,VG的成员过得并不如意,可在采访他们的过程中,笑容始终挂在成员们的脸上。

用VG老板梅杰尔的话来说,这一切都是因为热爱。

造梦 一周训练6天每天12小时从吉隆坡市中心到VG的训练基地,开车大约要20分钟。

这是一栋外观并不起眼的大楼,楼下有停车场、各种餐馆。

在它的附近,还有两栋正在修建的大楼。

大楼的7层7号房间,就是VG战队所在地了。

这个大约50平米的房间楼层很高,有小阳台,还有一个约10平米的阁楼。

这里既是VG的训练基地,也是他们平时生活起居的地方。

阁楼里摆着6台电脑,队员们每天都要在这里进行12小时的训练。

训练时间从下午一两点钟开始,到凌晨一两点钟结束。

一周要训练6天,星期天休息。

休息那天,队员们基本会各回各家,和父母吃吃饭聊聊天。

如果刚好不想回家,大家就会约在一起去附近逛逛,或者去看看电影。

VG的生活和工作融为一体了,吃饭睡觉打电竞。

每天上午11点,球队经理拉维会第一个起床,然后出门去采购全队一天需要的食物。

12点,其他人起床,洗漱收拾后吃饭,紧接着就是训练。

训练计划很简单,那就是上网找不同的战队对练。

VG战队的狙击手阿布沙尔来自马尔代夫,队友们戏称他是马尔代夫CS:GO第一人,而他之所以能加入战队,就是因为当初在网上和VG对战时彼此吸引。

于是,大家立下了共同的目标,那就是打出名堂。

房间里并没有床、沙发等家具,老板梅杰尔告诉新京报记者,每天训练结束,大家就随便垫点东西在地上打地铺睡觉。

环境很艰苦,条件很有限,马来西亚电竞市场也不成熟,但即便是这样,这几个年轻人还是为了彼此的电竞梦想努力着、坚持着。

梅杰尔笑着说,这一切都是因为热爱。

逐梦 养战队每月花5000多马币梅杰尔是一个22岁的年轻人,他留着时下年轻人喜欢的发型,讲话时总是带着微笑。

作为VG的老板,梅杰尔吃住都和队员在一起。

梅杰尔并不是有钱人,所以,他需要去筹集资金来负责战队的平稳运行,包括整个集体所有人的日常开支。

他给新京报记者算了笔账,房租、队员工资、日常开销等等加在一起,每个月至少需要5000到6000马来西亚币。

(1马来西亚林吉特约合人民币1.67元)值得一提的是,整个吉隆坡的人均收入也就2000到3000马来西亚币。

在VG的训练基地里,摆放着许多他们参加比赛获奖的牌子。

其中奖金最多的一块牌子是50000马来西亚币。

当时,他们在参加一款只在韩国、东南亚和北美流行的射击电竞比赛时拿到了冠军。

VG的指挥普拉迪和箭头肯尼都是那款电竞的好手,不过,那款电竞后来下线了,他们便转战了CS:GO。

肯尼说,CS:GO的技术要求非常高,这给了选手们不断提高技术的可能。

在他看来,只要玩好了CS:GO,就可以玩好其他任何射击类的电竞,但玩好其他射击类的电竞,却不一定能玩好CS:GO。

VG成立只有两年的时间,这使得他们暂时还无法在CS:GO的赛场上取得足够好的成绩。

8月19日晚上,2018年“极限之地”CS:GO亚洲公开赛马来西亚预选赛在吉隆坡落下帷幕。

本次比赛总共有19支战队参赛,其中就包括VG。

比赛的第一名将会拿到在上海举行的亚洲总决赛入场券,VG最后只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,他们来不了上海。

走出国门,红到海外,这是VG的梦想。

他们知道,只要实现梦想,就可以养活自己,吃饱穿暖。

“极限之地”给了他们实现梦想的机会,但他们还需要时间。

惊梦 缺少赞助整体日子不好过别看肯尼只有23岁,但他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已经3年有余,而他整个电竞生涯已经超过了10年。

对于马来西亚电竞,他有着清醒的认识。

“别说欧美了,马来西亚电竞和东亚都有很大的差距。

”肯尼说,马来西亚电竞战队的人员组成更新换代很快,“很多战队在一起可能就半年时间,只要打比赛输了,就换掉。

其实,如果一批人能够在一起一年半甚至两年的时间,完全可以把差距缩小一些。

”梅杰尔也表示,马来西亚电竞选手个人能力很强,单个拎出去都是好手,可是他们不太注重团队合作,沟通能力也很差,“五个人放在一起就很烂。

”成绩不好,直接影响的就是奖金收入,以及缺少赞助。

不管是VG还是其他战队成员,甚至是有着马来西亚“电竞教父”之称的弗兰克,他们在接受采访时都无奈地表示,缺钱是限制马来西亚电竞发展的关键。

很多战队没钱只能解散,而队员则相继离开这项运动,有的人只能去市场上卖东西。

尽管困难重重,但随着电竞运动得到国际奥委会、亚奥理事会等官方机构的承认,马来西亚电竞看到了春天。

弗兰克介绍说,马来西亚青年体育部专门针对电竞制定了计划,而现任青年体育部长还是电竞选手出身,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甚至打算把壁球馆改建成电竞训练基地。

这让梅杰尔看到了希望和未来。

他说,不仅一般民众对电竞一知半解,很多参与电竞的选手,也搞不懂电竞和游戏之间的区别,“政府的介入,将会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电竞也是正面积极的运动。

”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 吉隆坡报道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